只有自己掌握知识才能更好控糖

番茄为广大糖友准备了完整的《自学手册》帮助大家能够系统性地学习和及时查找所需要的控糖基础知识!

学业

社会.议题阅读217次

当被诊断出糖尿病后,从医院再度回到学校或工作岗位时,告诉朋友你得了糖尿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大家都明白,在这个阶段所有人都一样,你会不想主动开口,况且告诉朋友或同事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不过只要你马上告诉大家,你会觉得卸下心上的大石头变得轻松多了,这远远胜过私底下的独自担忧,或猜忌有谁知道或有谁不知道。


在学校的低血糖

→要和学校设定一套紧急处理的流程。一旦糖尿病儿童不舒服或者发生低血糖,是谁要负责处理。

→如果需要,老师或学校的护士(如果有) 最好能够在需要时帮助糖尿病儿童测血糖。

→要让老师和朋友知道你把紧急葡萄糖片放在哪里,以及何时会用到。

→要准备低血糖时要吃的加餐。一定要允许孩子在课堂上吃东西。

→要帮助班上的其他孩子了解,为什么有的时候糖尿病儿童必须要在课堂上吃葡萄糖片、水果或三明治,这是为了预防或者处理低血糖的发生。


能的话,最好请糖尿病宣传教师来班上谈谈糖尿病,也邀请所有和你有接触的教师包括体育教师一起来参加。当你升上新的班级、转学或者到新的学校,也安排糖尿病教师再来一次。糖尿病儿童与没有糖尿病儿童的兄弟姐妹或朋友相比,他们上学的缺席天数只多出后者几天(1年2~3天),大多是因为复诊的缘故。


真正了解糖尿病儿童或青少年的教师对孩子会有很大的帮助。教师有时候很难分辨出孩子的表现或者特别的举止(像是疲倦或坐立难安)是来自低血糖还是其他的原因。研究发现,让控制不好的糖尿病学生改装胰岛素泵后,一旦血糖控制良好,因为之前的血糖波动过大导致孩子无法专心的情况有所改善。学校必须要允许孩子在需要的时候测血糖。 


很多家长的经验是,只有等孩子在校发生了反应激烈的低血糖后,老师和校方才开始正视糖尿病。毋庸置疑,要这样来示范糖尿病的严重性实在是很不幸的方法。


美国保障糖尿病儿童的联邦法律包括了1973年的“职业复健法案”中的第504条款、1991年的“身心障碍者教育法(修改自1975年的“全体残障儿童教育法”)以及1992年的“美国身心障碍者法案”。因为这些法律认可糖尿病是种身心障碍疾病,所以任何学校与托儿所歧视糖尿病儿童的行为就是违法的。除此之外,任何接受政府补助的学校以及所有向大众开放的场所都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安置糖尿病儿童的特珠需求。事实上,联邦法律规定每位糖尿病儿童都能够得到个人化的评估。孩子的需要会在一般就学的环境下得到调适,而且要尽量在不对孩子和学校的日常作息造成中断的情况下进行,进一步允许孩子完全参与学校的全部活动。


在加拿大,加拿大糖尿病学会CDA也支持相同的理念,那就是糖尿病儿童有权参与所有的学校生活。只要有人要求,CDA就会出面和教育局、学校教职人员以及家长合作,确保校方获得正确和最新的糖尿病相关信息,以及协助制订出糖尿病管理的政策与计划。CDA也出版了一本如何照顾糖尿病儿童的指南,提供给大众免费索取。


当学童得了糖尿病,最好能够经由孩子的家长或监护人、糖尿病医疗团队以及学校或托儿所,加上孩子本人,共同合作制订出一份个人专属的糖尿病健康照护计划。这个计划除了对孩子在学校的基本医护需求有所说明外,还要包括该如何满足这些需求。制订的过程中要理清每方(家长或监护人、校方以及孩子)应该负担的责任。这表示校方必须对糖尿病学童提供受过训练的成年人(护士或其他的教职员),以负责监督或帮助孩子测血糖和注射胰岛素。这个责任有时会引发校方的抗拒,而造成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大战。明理的校方是比较常见的,他们明白这是法律的规定,也会配合医疗团队及家长的建议作一些适当的调整。除了医疗的相关议题,糖尿病健康照护计划还必须涵盖孩子进食的相关规定。就算其他的孩子不能吃东西(譬如在课堂、校车上或体育课),糖尿病儿童还是药被允许能够随时随地地进食。


国际青少年糖尿病研究基金会JDRF专门替学校准备了一个资料袋,里面有宣传单、警示标志卡、低血糖的紧急处理卡、参考书以及更多信息。欢迎大众索取。


微信扫描二维码

不错过小番茄的好文章